您的位置:主页 > 女竖款 >

酒店盖得特别快

时间:2021-04-27 00:29来源:未知 点击:

和普通游客不同,在三亚数日,王光基几乎一天换一家酒店:银泰度假酒店、维景国际度假酒店、天鸿度假村、仙人掌凯莱度假酒店……

1993年受光大信托投资公司委派入主金陵置业公司担任董事长的柳根清晰地记得:开业之后的数年,金陵度假村入住率极高,经常达到95%以上。许多商务人士,都以能住上金陵度假村为荣。

三亚亚龙湾仙人掌凯莱度假酒店总经理戴小旭曾两度进入金陵度假村工作,在他看来,剖析金陵度假村的盛衰史,可以透过这只“麻雀”,生动地窥见三亚旅游度假酒店的成长史。

王光基说,在那样的年代,在三亚建酒店,其实成本特别高:酒店得自己做排污工程;经常断电,发电机房得准备两台备用发电机;像样的酒店用品很难买到,甚至换个专用灯泡还得跑到广州去买。

这家酒店早期的管理运营,曾经长期成为海南酒店业的范例。金陵度假村员工曾多次获三亚组织的酒店服务技能竞赛冠亚军,从金陵度假村走出去的许多员工,后来成为多家度假酒店的中坚力量,就是一个生动的证明。

直到数年之后,这幢建筑才迎来了新生。这个原来叫“金陵二期”的建筑,就是现在的银泰度假酒店。

戴小旭认为,三亚度假酒店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经历了一个飞速发展的过程。在这样的进程中,金陵度假村无法做到与时俱进,忽视了对旧有设施的改造,盈利能力下降,酒店美誉度下降,从原来的领跑者很快变成落伍者,是必然的结果。

在海南迎来建省办经济特区25周年之际,回望金陵度假村的盛衰史,许多当年的秘闻,就此开闸。

为了这次报道,在友人的邀请下,这位原金陵置业公司副总经理、三亚金陵度假村建设发展的直接见证人,4月16日专门搭乘飞机从南京飞抵三亚。

1992年,经过股权转让,中国光大信托投资公司正式入股,成立金陵置业公司。成为继南京、海南后的第三方。

由于缺乏资金对原有酒店设施进行彻底的更新改造,到了本世纪初的几年,金陵度假村逐渐成为游客心中“旧、脏、差”酒店的代表之一。

时任南京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借道海南出国考察时,特意考察了海南的海域。发现三亚的大海之美居然无人开发时,出于支援海南资源开发,推介南京旅游品牌的考量,决定与海南方合作,在三亚建设一座度假型酒店。

金陵度假村,是他们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之一。在海南迎来建省办经济特区25周年之际,回望金陵度假村的盛衰史,他们唏嘘不已。许多当年的秘闻,就此开闸。

胡洋记得,当时酒店的效益非常好,经常发各种奖金。想成为金陵度假村的服务员,要经过严格的招聘选录程序。

它是三亚第一家三星级酒店、第一家度假酒店,它的年开房率曾高达95%,它因为三亚许多酒店老总及高管均有“金陵背景”,而被视为海南旅游酒店管理人才的“黄埔军校”,它在国际旅游岛建设获批为国家战略的前夜倒下。

1987年6月,当时还一片荒凉的三亚亚龙湾和大东海,迎来了一批特殊的考察客人。

彼时,三亚基本没有一家像样的酒店,只有一些规模小、档次低的招待所。好一点的鹿回头宾馆属于政府接待使用,普通游客是进不去的。

实践证明:南京方成为第一个在三亚投资建设度假酒店的“吃螃蟹的”,堪称独具慧眼。在经历了后来若干次的股权转让中,投资方获取了丰厚的回报。

69岁的王光基,至今仍固执地把三亚银泰度假酒店称作“金陵二期”。

王光基向记者透露,当时的确很少人能看出南京方出资在海南建这家酒店有什么前途,因为三亚太落后了。以至于当年政府就这笔近3000万元的投资向人大代表解释时,不少人大代表质疑:“为什么有钱不在南京投资,要跑到海南去投资?”

王光基告诉记者,三亚的城市配套水平当时极其有限,施工建设基本上是在无电、无水、无路的情况下进行的。

千难万难,1989年11月,开工仅19个月之后,金陵度假村建成开业。178间客房,全部能看海景。而且,因为当时规划部门尚未限制酒店到最低潮位线距离,因此,金陵度假村客房离海非常近。

1988年4月,几乎就在人们欢庆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鞭炮声中,金陵度假村开工建设。

经再次商谈,考虑到开发资金有限等问题,双方商定,由南京方在原大东海划定的900亩地中选取地理位置最好的200亩进行开发,海南方出地,南京方出资,一期工程二八分成。

“也许正因为这样的背景,酒店盖得特别快。很简单,所有的工人都在想,赶快干完回家!”王光基说。

与此同时,随着三亚酒店业的快速发展,南中国大酒店、明珠海景酒店等一些更高星级的酒店迅速让金陵度假村不再独自风光,这种情况,在亚龙湾、三亚湾酒店群崛起后更显突出。

之所以这么住,是因为这些酒店或者酒店负责人,都具有原三亚金陵度假村的背景,都盛邀已多年没来三亚的王光基体验。从当年三亚首家度假酒店走出来的这些人,在圈子里称自己“金陵系”。

在极度缺乏资金支持的情况下,金陵置业多方筹资近8000万元,抽取了金陵度假村的利润,最困难时甚至停发了部门副职以上工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1995年5月,完成了主体结构建设,但金陵置业再也无力装修。

作为三亚的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度假酒店和三星级酒店,金陵度假村一度十分辉煌。

2001年的三亚大东海,酒店还不像现在这么密集。 李幸璜 摄

让王光基尤为自豪的是,当年为金陵度假村题名的是大画家刘海粟。“投资方专程托人到香港找刘海粟题的字。”王光基还记得,刘海粟题写的是“金陵渡假村”,多了个三点水。这也成为许多人的谈资。

如今,当年的200亩金陵蓝图,变成了银泰度假酒店、一个地产项目,以及那艘破败的“轮船”。

“那时候的酒店,接待外宾和高层领导是最多的。因为,能看海的酒店,金陵是最好的。到了圣诞节和新年,你往大堂一看,可能都觉得自己到了外国。有的老外,一住就是三四十天。”1991年到1993年在金陵度假村前台工作的胡洋印象深刻。

24年前,在一片荒凉中崛起的金陵度假村,为三亚度假酒店业发展,打下了第一块“地基”。

与土建同时进行的是,南京方为酒店开业从南京玄武饭店及相关旅游企业抽调了一些骨干,成为金陵度假村第一批管理者。同时,从海南招聘的部分人员,也被专程派往南京接受严格培训。

考虑到金陵度假村一期只用了200亩地中的60亩,尚有140亩没有开发。从1994年开始,金陵置业开始投资兴建占地40余亩的“金陵二期”,原准备建成“南中国海国际休闲会馆”,推产权式酒店公寓产品。

度假村由原南京工学院齐康教授设计,从外观上很像一艘轮船。这也寓意着三亚第一家度假酒店开始起航。

南京方面派出的旅游骨干,客观上为海南培养了一大批旅游管理人才,如今不少人成为酒店总经理或高管,如维景国际度假酒店总经理关铁山、天鸿度假村总经理高晓阳、仙人掌凯莱度假酒店总经理戴小旭……

2008年5月,金陵度假村黯然停业。19个月后,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家三亚第一家度假酒店,倒在海南旅游业迎来发展重大机遇的前夜,令人不禁扼腕叹息。

4月17日一早,时隔多年,王光基忍不住又一次去看了那艘令他伤感的“轮船”。他喃喃自语:“如果当年的金陵二期、金陵三期如期建成开业,不会是这个样子!”

一开始,双方商定,南京市旅游局和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旅游局共同开发大东海900亩地。合作协议尚未签订即传来消息:海南开始筹备建省,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撤销。自治州旅游局并入省旅游总公司。

建省之初,海南农民工奇缺。负责施工的是南京二建公司,几乎所有工人全部从南京招来;甚至酒店的客房、餐厅等装潢设计,都是南京轻工业局美术设计院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