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版权信息 >

请读者仅作参考

时间:2021-05-02 07:48来源:未知 点击:

三份提案,都关乎青少年,都经过认真调研。这些工作背后,正是王锋曾多次提及的一个法治心愿。

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进行少年司法法改造。对于未成年人犯罪,不只是要预防,还要立足于矫治,这就涉及到少年司法的特点,就是“提前干预,以教代刑”。“我们不主张把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简单以入刑的方式来惩罚,但又不能对一些有着恶劣行为的未成年人一放了之。因此,这就需要有一个中间的过渡措施,通过一系列保护处分措施来替代刑罚,比如,改革收容教养制度、加强专门学校建设、强化司法训诫实施等。总之,应当立足于教育和矫治,而不是惩罚”。

“例如,我在规范管理婚恋平台的提案中提出,如何更好地保护个人隐私、打击不规范的婚托等行为。我希望,能够加强行业监管和市场管理,引导婚恋平台在追求商业利益的同时注重个人信息安全,通过规范注册登记的程序等措施,确保青年权益得到保障。”王锋说。

在王锋看来,提案越具体越好,一个提案就说一件事情,提出的建议一定要可行,能够落地变成具体的政策或者法律法规。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团中央在京举行了2018年“共青团与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面对面”活动,邀请14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围绕“拓宽新兴青年群体社会参与渠道”主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兴青年代表进行交流。

王锋的这种“严谨”,不仅体现在采访的过程中,也体现在他为全国两会准备的提案中。

王锋希望,可以将这两部法律的修改列入到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目前,团中央已经有了初步的考虑:

“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作用,通过思想引导、情感交流、组织吸纳等方式,把新兴青年纳入有序的社会参与机制中,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是保证包括新兴青年在内的全体青年有更多获得感的重要课题。”王锋说。

“目前,我国制定了两部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即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我们的想法是,适时推动修改这两部法律,将这三个内容涵盖进去。”王锋说。

“我在调研的时候,遇到过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这里面有很多伤害未成年人人身和其他合法权益的案例,一般不想让媒体报道出来,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说起调研经历,王锋也会谨小慎微。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当下,新兴青年已经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力量,但由于目前体制内的组织吸纳和参与渠道不多,有的利益诉求得不到有效表达,有的渴望回报社会却缺少合适平台。

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专门增设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专章,规定了诉前社会调查、附条件不起诉、轻罪犯罪记录封存等特别程序,初步构建了我国未成年人刑事诉讼程序的基本框架。

王锋带来的三件提案,也都与青少年有关,而且每份提案都坚持了一个原则:把一件事情说清楚并提出可以落地的建议。

“提案里提到的内容,我们前期都有调研,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并且提出了可以落地的具体建议。”王锋说。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修改了与未成年人有关的5条罪名,针对社会普遍关注的虐待、性侵儿童等问题作出了规定,加大了对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违法犯罪的惩处力度。

不仅如此,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也让王锋倍感欣慰,“‘女童保护’等很多专业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都参与了进来,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进步”。

将未成年人保护法适度福利法化。团中央建议,在法律中增加儿童福利的内容,其中的核心是增加政府保护的章节,“目前,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政府保护的内容是穿插在社会保护当中的,建议通过设立专章的形式,体现政府的职责和担当,而且,我们国家社会发展至今,各级政府有能力也有责任去做这个兜底的工作”。

今年2月5日和6日,团中央在网络直播平台开展“青年知两会”直播答题,面向青少年普及“两会”和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知识,共吸引了753.5万青年网友参与。而且,答题中的评论也基本都是正面的。

免责声明:

2017年,民法总则完善了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真正体现了国家监护的兜底作用,细化了监护权转移的程序,让监护制度能够真正发挥作用。

“能有这么多青年网友参与,非常不容易,也可以看出,青年政治参与的积极性非常高。”王锋说。

今年,王锋带来了三份提案,分别是关于物流配送从业青年的职业保障和职业发展、规范管理婚恋平台、加强专门学校建设和专门教育工作。

王锋还介绍,目前在上海等地,尝试给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配备青年事务助手,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及时沟通了解青年诉求和民情呼声,引导青年有序社会参与。“如果条件成熟,可以在更多的地方去推广”。

“福利是普惠性的,是面对所有未成年人的;保护是针对特殊情况需要重点关注的未成年人的;司法是事后的,一旦发现孩子有不良行为或者轻微涉罪,能够通过有效的教育和矫治,让他们重新步入社会。”王锋介绍。

“同时,政策层面的进步也有目共睹,例如,2016年,国务院先后发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确保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在成长中得到关爱帮助。此外,在网络安全、校园安全、校车安全等方面,各级政府也都作出了很多的努力。”王锋说。